红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92|回复: 0

[强奸乱轮] 第六章疯狂扭动屁股的姐姐 变态雪白肉体2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炽天使

Rank: 4

积分
137408
发表于 2019-1-21 21: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古都京都享受短暂快乐的旅行後,俊雄和弘美他们向山阴出发。不久到达人口十五万 ...           
  
  不久到达人口十五万左右的小城市,二个人就决定住在这,因为这里的情景
  有一点像故乡。
  
  「俊雄,怎麽办?」
  
  「我看这里好了,不知道为什麽,我感到心安。」
  
  就这样决定暂时住下来,首先必须要找住的地方。为小心起见,改用冈田的
  性,也假装成夫妻。房屋介绍所的人看到俊雄,惊说「先生真年轻」,但也没有
  特别怀疑的样子。
  
  这里的房子特别便宜,二个房间带厨房浴室的新公寓,房租远不到东京的一
  半。
  
  「太好了!我们像新婚夫妻一样。」俊雄表现的很高兴。
  
  然後是须要尽快找工作。找到公寓,买来最低限度的生活用品,剩下的钱已
  经不多了。
  
  弘美很幸运的立刻找到工作,附近的饼乾工厂正在找打工的工人。几天後俊
  雄也找到货车助手的工作。
  
  俊雄的工作相当劳累,而且还要加班,可是上班的时间大致相同,星期天都
  休息,是他们最喜欢的地方。在远离东京的小城市,受到惊吓後,一个人留在房
  里,实在很痛苦。
  
  来到了这城市已过了十天。自从离开东京已经也有二星期,可是在报纸上仍
  旧看不到有关的杀人事件的报导。
  
  弘美表示心安时,俊雄每次都提醒她说还不能心安,假如武藤没有死,就更
  麻烦了,他是流氓,很容易把我们找到,一旦被找到,姊姊和我会被他着磨至死
  的。
  
  这时候,弘美会露出惊慌的表情,不敢说话,俊雄是怕姊姊要求回东京。
  
  没有比现在更理想的主活,没有大学的压力,而且能独占最喜欢的姐姐,一
  起过夫妻般的注活。早晨一起上班,中午吃弘美亲自做的便当,晚上能拥抱有田
  美芳香的肉体,能尽情淫猥的互相爱抚。如果可能的话,真希望这样二个人过一
  辈子。
  
  自从在京都的旅馆里,第一次违背禁忌互相爱抚以来,姐弟几乎每天晚上都
  做危险边缘的拥抱。
  
  「真的,今晚只能接吻。」每次上床时,弘美一定会这样说。
  
  俊雄答应後立刻要求亲吻。
  
  「俊雄,你一定要遵守诺言。」
  
  「嗯!吻过之後,只是摸一下乳房,这样可以吧?」
  
  可是二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乳房受到抚摸时,弘美很快便无力抗拒。
  
  以後的情形也都一样。被俊雄强迫脱去睡衣,彼此只剩下一件内裤拥抱。如
  今俊雄会把手伸入姐姐的三角裤里,轻轻在禁忌的肉缝上抚摸。另一方面,弘美
  也会把手伸到弟弟内裤里抓住肉棒,用手揉搓使他射精。虽然彼此的性器没有接
  触,可是这样每一晚热情拥抱,越过最後关卡,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俊雄早已经期盼能和弘美真正做夫妻的一天。弘美单独一个人时,就想如何
  避免那一天的来临。
  
  在饼乾工厂打工的人,绝大多数是乡下的欧巴桑,就是年轻的人也在三十五
  岁以上,所以弘美在这群人里有如鹤立鸡群的感觉。
  
  工厂的一位老资格的欧巴桑,有一天悄悄对弘美这样说∶
  
  「你年轻又美丽,要特别小心主任,别看他那样,做事是心狠手辣,我们打
  工的女人中,有很多人被他欺负。」
  
  主任姓高梨,看起来有一点神经质,脸颊凹下去的男人,年龄是四十上下,
  他以自己是县立着名的高中毕业为荣。说话经常提出自己的学历,但升级好像不
  如意,把不满的心情发泄在工人身上,所幸目前对弘美是温柔的令人感到可怕的
  程度。
  
  有一天,下班时高梨对弘美说∶「现在,对工作已经习惯了吧。为表示欢迎
  你来工作,我们去庆祝一下。」
  
  高梨带着笑容说,还自以为说的话很潇洒。
  
  「今晚怎麽样?」
  
  「这┅┅可是今晚┅┅」弘美赶快想拒绝的藉口,因为事先表示巳婚,可以
  用回去做饭等做藉口推辞。
  
  可是,高梨握住不放∶「这也是工作的一部份。工厂对你有很大的期望,你
  不会拒绝吧。不过,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
  
  听到这种话,个性善良的弘美便无法拒绝。而且也怕拒绝後,他会在工作上
  找麻烦。
  
  这样把她带去的地方,是只能容纳五个客人的小餐厅。坐下之後,立刻送上
  酒。老板娘很少说话,对常客的高梨也不说客气话。
  
  「你丈夫是什麽样的人呢?能得到这样的美女,一定是很能干的男人吧?」
  开始喝酒以後,高梨主任不断的询问弘美的私生活,对弘美的丈夫表示很大的兴
  趣。
  
  「你们之间相爱吗?」
  
  看的出来高梨有不良的企图。
  
  「从东京跑到这种地方来,一定有什底原因吧。」
  
  当然,弘美对这些问题,都做暧昧的回答,主任用冒火的眼光不停的喝酒。
  
  「你也要陪我喝一点,不能喝酒在这个小城镇是活不下去的。对不对?」
  
  老板娘听到主任的话,露出牙齿,做出不自然的微笑。
  
  弘美知道和这种人喝酒有危险,但又觉得喝一点没有关系,尤其是想放松一
  下自己。现在这种和弟弟腻在一起的生活,多少感到疲倦。
  
  「今晚也一定和昨晚一样┅┅」俊雄会把内裤前面隆起,过来向弘美纠缠,
  最後是他用手使弟弟射精。
  
  是不是年轻的男人都是如此,还是只有俊雄特别?弘美虽然分不清楚,但自
  从离开东京後,俊雄每晚都射精,好像不是这样,就无法入睡的样子。过去从不
  知道,弟弟有这样好色的性格。
  
  「啊,怎麽办才好?这样下去我们会毁灭的。」
  
  不能永远过着这样不正常的生活,可是俊雄总不会答应二个人分开生活。
  
  为打发沉闷的心情又拿起酒杯。
  
  「对,对,就要这样。」
  
  一杯比第一杯喝的更快,听到高梨在旁边发出高兴的笑声。
  
  不久後,趁高梨去厕所的时间打电话回公寓,俊雄一定伸长脖子等她回去。
  在铃响的时间里,弘美觉得头昏,脸也很红。弘美本来就不能喝酒,全身感到火
  热。
  
  「不行,我要小心了┅┅」
  
  「是俊雄吗?我是弘美,现在和工厂的人一起吃饭。」
  
  从电话里听到俊雄不满意的声音。
  
  「因为很突然,没有办法事先和你连络,晚饭只好你一个人吃了。」
  
  「那些人,都是女人吗?」
  
  「是啊。」
  
  「喔┅┅」
  
  很明显的,听出他是在嫉妒,然後俊雄就用粗暴的语气,表示为什麽不得到
  他的同意,就随便答应他人,还以为是那个流氓来了,心里非常担心。
  
  然後突然变成惊慌恳求的语气说∶「姊姊,你要快一点回来,你知道我是最
  怕一个人的。」
  
  「俊雄,你要坚强,我不过是晚回来一点。」
  
  「姐姐,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俊雄,你不要胡说了。」
  
  「那麽,你一定要早点回来,你不回来我会不睡觉,一直等你回来。」
  
  弘美放下电话,深深 一口气,有一种无奈的厌烦感。对一直盲目疼爱的弟
  弟产生这种感情,还是第一次。
  
  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留在东京做武藤的情妇好一些┅┅无论受多少那个
  流氓的凌辱,至少还可以和弟弟保持乾净的关系。
  
  突然想起做变态性交牺牲品的日子∶狠狠的用绳索捆绑,还接受浣肠,疯狂
  的哭着在男人面前排便。火热的蜡烛油一面滴在身上,一面拼命吸吮男人肉棒的
  情形┅┅
  
  就在这时候,弘美在肉体的中心感到一阵强烈的性骚痒感,产生一种强烈的
  冲动,希望有男人的肉棒猛烈的插入她的身体里┅┅
  
  「啊┅┅我怎麽会这样。」弘美慌张的用手呜住脸颊回到位子上。
  
  回想起来每天晚上和俊雄做非常淫秽的爱抚,还让他射出精液,可是她自己
  没有获得任何排泄。另一方面,她这个二十三岁的美丽肉体,已经被武藤强迫的
  开花。尽管弘美是纯真的,但不知不绝之中,累积欲望无法排泄,产生官能的迷
  乱也是无法避免的事。
  
  不知道已经第几杯酒了,大搬有四、五杯吧,但这个酒量已经足够使弘美失
  去理性。
  
  「冈山小姐,想不想看很美妙的夜景?」主任伸手搂住弘美的腰,在左耳悄
  悄说,同时用淫邪的眼光偷看雪白的颈部,和洋装前面隆起的胸部。
  
  「是,我很想看。」
  
  「从这里到楼上就能看到,不能相相信吧!」
  
  「但这是真的,对不对老板娘?」
  
  老板娘又露出牙齿,笑得很不自然。
  
  「百闻不如一见,去看看吧。」
  
  弘美没有怀疑,就跟在高梨的後面上去。
  
  从很急的楼梯走上二楼,不到三坪大小的房间里放着矮桌和座垫。弘美还以
  为这里也是客人喝酒的地方,作梦也没有想到,一这个小餐厅也兼旅馆,那个面
  无表情的老板娘就在这里和客人睡觉。
  
  「看见了吧。」高梨搂住弘美的腰,指前面看到的奇异光景。
  
  那是华丽的幽会旅馆的霓虹灯形成一片一亮丽的光海,弘美也想不到繁荣的
  县道,有很多这样的旅馆。
  
  「很美吧!」
  
  「不要这样┅┅」弘美产生淫糜的感觉,脸也红了,同时不和为何,身体感
  到一阵火热。
  
  高梨在弘美的身边露出贼眼看弘美的美丽脸颊,高梨突然把嘴靠过来。
  
  「不能这样!」
  
  「你答应吧,自从你来工厂的第一天,我就爱上你了。」
  
  高梨搂的更紧了,同时不断在雪白的脖子上亲吻。从弘美的肉香,使男人的
  欲望更强烈。
  
  「啊主任┅┅不能这样。」弘美摇动美丽的黑发,用力挣扎。
  
  「求求你,答应和我睡觉,我可以增加你的薪水。」高梨的声音兴奋的有一
  点沙哑。
  
  男人的手准备拉洋装背後的拉炼,弘美发觉後尖叫一声,用力去推高梨的胸
  部。
  
  『我为什麽这样粗心大意?』酒意一下子就消失,向楼梯奔去时,头发被高
  梨抓住。
  
  「啊┅┅」
  
  「你不要跑。」
  
  「放开我!」
  
  几乎被拉倒,弘美开始感到狼狈。
  
  「老板娘!快来救我!」
  
  「嘿嘿,叫也没有用,房钱已经交给她。」
  
  「主任┅┅不能这样┅┅」
  
  「听话吧!」
  
  高梨抓着头发没有放,另一只手给给她一记耳光,弘美低下头哭泣,拉起她
  的脸又一记耳光。
  
  「不要以为是从东京来的就神气!」
  
  「啊┅┅」毫不留情的连打三、四下,强烈的震撼使弘美发呆。
  
  这时候又想起被武藤凌辱的可怕回忆,双腿发抖,几乎要倒下去。同时隐藏
  在内心深处被虐待的快感又抬起头,弘美对自己的这种感觉感到慌张。
  
  「你对我使出不少气力,还这样不知好歹,非处罚你不可!」
  
  「这┅┅唔┅┅」
  
  从肩上拉下洋装,男人的暴力使弘美身心都产生甜美的麻痹感,没有力量反
  抗。
  
  「啊!┅┅怎麽办,俊雄!快来救我┅┅」
  
  出现光滑雪白的肩头,听到高梨咽下口水的声音。
  
  弘美穿着米黄色的朴素衬裙,胸前的蕾丝刺绣显得非常妖艳,高梨好像也不
  迫不及待的拉下衬裙。
  
  「主任饶了我吧!」
  
  「哼,还不乖乖听话。」
  
  乳罩和三角裤都被拉下去,在弘美发抖的屁股上猛烈打一掌,随着露出赤裸
  的肉体,散发出甜美的肉香,使饥饿的淫兽更凶暴。
  
  弘美只是做出要哭泣的表情,用力咬紧嘴唇∶「求求你┅┅不要粗暴┅┅」
  
  「你只要乖乖听话,我就会温柔。」高梨抓住乳房摇动,露出得意的表情。
  
  「你的乳房真好┅┅嘿嘿!」
  
  「不┅┅不要!」
  
  经过这样不停的抚摸,弘美的呼吸很快开始急促,颤抖的红唇非常恼人。
  
  高梨把嘴靠过去,要求接吻。在这刹那弘美皱起眉头,把脸转开,可是立刻
  又被抓到,二个人的嘴合在一起。淫秽的舌尖,用力顶开弘美的嘴唇,侵入甜美
  的嘴里。
  
  「啊┅┅脏死了。」和俊雄的完全不一样。
  
  主任的偶有烟油味,舌头也粗糙,完全是像野蛮人。可是,又能激发弘美的
  性感。一面接吻,高梨一面抚摸丰满的乳房,为被虐待欲的快感,弘美的後背已
  经火热,高梨的一只手在那里上下活动。弘美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恼入的哼
  声。
  
  很长的深吻终於结束时,弘美的眼睛好像有一层雾。
  
  「嘿嘿,好像有性感了。」高梨露出胜利的表情,看弘美红润的脸颊和不停
  起伏的稣胸。
  
  「接下去要在这个房间里。」
  
  拉开发黄的纸门,在同样大小的房间里,塌塌米上摆着卧具,只有台灯的微
  暗灯光。後背被用力一推,弘美站不稳的倒在棉被上。
  
  高梨蹲在弘美的身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同时看美丽的裸体。那是二十三
  岁的年轻裸体,有美丽的曲线和修长的大腿,最吸引人兴奋的是,光滑的皮肤,
  像雪一样的发出光辉。
  
  高梨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肉体,发黑的肉棒更加勃起。
  
  「我会给你加薪水,但不能告诉那些老太婆。」
  
  「啊┅┅」高梨躺在弘美的身边,弘美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一下,发出绝望的
  叹气。
  
  「还不把大腿分开。」
  
  高梨看到整齐的黑色丛草,高兴的手足舞蹈。
  
  「啊┅┅饶了我吧。」
  
  「你真的结婚了吗?好像还没有用过的一样。」仔细的看大腿根,看到浅粉
  红色的美丽阴唇,高梨发出兴奋的声音。
  
  「啊┅┅我受不了了┅┅」
  
  带着有酒臭的呼吸,高梨压到弘美的身上,下半身插入弘美双腿之间,抱起
  丰满的大腿。
  
  「啊┅┅啊┅┅」高梨的肉棒瞄准湿淋淋的花瓣,弘美心里的耻辱,很快的
  变成强烈的快感。
  
  高梨露出得意的笑容,开始缓慢的移动屁股∶「哦,滑溜溜的,原来是饥饿
  了。」
  
  「不要┅┅不要了┅┅」
  
  湿淋淋的粘膜紧紧夹住肉棒,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大脑都麻痹。高梨开始做
  抽插运动,在肉洞的深处旋转肉棒时,立刻发出淫秽的摩擦声。
  
  「弘美,你的阴户真好。」
  
  「哎呀┅┅」弘美的红唇颤抖,发出甜美的哭声。
  
  「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高梨把肉棒深深的插在里面,用力地摇动弘美的
  头∶「以後就这样,每周好好的玩几次。」
  
  「这┅┅」
  
  「你不能不答应,嘿嘿嘿!」
  
  高梨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不停的用力抽插,二个人的阴毛都沾上汗水,在
  一起摩擦,肉棒巳经深入到极限。
  
  「唔┅┅啊┅┅」积存日久骚痒的官能,开始从弘美的肉体深处发泄出来。
  弘美仰出头露出雪白的喉咙,发出没有声音的哼声。
  
  「怎麽样?好不好?」
  
  「好┅┅好┅┅」
  
  「嘿嘿嘿,来吧!」高梨抱紧弘美的 体,更猛烈抽插。
  
  在这刹那间,弘美的全身突然变僵硬。然後随着高潮的来临,上身慢慢向後
  仰。
  
  这时候高梨看到弘美在享受强烈的高潮感後把肉棒拔出去。他还没有射精,
  仍旧硬硬的勃起,露出静脉的炮身,沾上粘粘的淫汁,发出光亮。
  
  「会吧?」高梨说完後,成大字型的躺在被上。
  
  「┅┅」
  
  美丽的後背对着男人,用卫生纸擦拭下体的弘美,转过头来,用朦的眼光
  看男人。知道男人的意图後,立刻把脸转开。
  
  「你也该为我服务了。」抓住弘美的头发,把她脸拉到男人的肉棒上∶「快
  舔!舔乾净!」
  
  「啊┅┅」
  
  「不吗?你舔过老公的肉棒吧!」
  
  高梨用力压下弘美的头,美丽的脸颊碰到淫邪的肉棒上。弘美好像终於认命
  似的皱起眉头,靠近耸立的肉棒,伸出舌头在肉棒上轻轻摩擦。
  
  「啊┅┅唔┅┅」高梨发出哼声。
  
  在性交後,在完全充血的龟头上,有美丽女人的舌尖在上面磨擦,那种感觉
  是┅┅
  
  「就是这样。」
  
  这时候的弘美露出的表情,也使男人动心,高梨微微抬起头,欣赏弘美的动
  作,露出满足的表情。
  
  弘美鼻孔里发出轻微的哼声,同时在舌尖上用力,热情的从肉棒的根部到顶
  端来回舔。
  
  「你弄得很好。」
  
  「啊┅┅」
  
  「是你老公训练的吗?」高梨替弘美撩起披散在脸上的黑发。
  
  那对弘美而言,是悲哀的记忆,受到武藤的胁迫连续几小时舔肉棒,一直到
  下额麻痹,这样在不情愿的情形下,训练出来的技巧。现在用舌头轻舔卑劣的高
  梨的肉棒,以前的被虐待的陶醉感,再度出现。弘美嘴里发出哼声,同时扭动性
  感的屁股。
  
  「好极了,我很满意。」高梨露出得意的笑容。
  
  看到在不像有夫之妇的可爱嘴里,自己的坚硬肉棒进出的光景,使他兴奋到
  极点。
  
  「我的肉棒好不好?」
  
  「好┅┅太好了。」
  
  「嘿嘿嘿┅┅是吗?」高梨伸手抓乳房。
  
  弘美的胸感到瘙痒,发出甜美的呻吟,不由的把肉棒更深深的含进嘴里。
  
  「还要不要给你插进去?」
  
  弘美一面含着肉棒,一面难为情的点头。
  
  「很好,这一次,你到上面来。」
  
  弘美很顺从的骑到高梨的身上,然後屁股慢慢沉下去。「啊┅┅唔┅┅」从
  弘美的嘴里,发出尖锐的欢喜声。
  
  这时候的弘美,嘴里发出唾液,不顾一切的扭动美妙的肉体。
  
  「嘿嘿嘿,真的这样好吗?」
  
  「好┅┅好┅┅」
  
  因为女人在上,所以弘美能按自己的意思,旋转屁股,彻底的享受刺激瘙痒
  的快感。头和上身向後弯曲到极点,在高梨抚摸她的乳房中,把武藤和俊雄的事
  完全忘记,徘徊在泥沼般的淫欲世界里。
红杏社区—致力于打造华语第一成人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小黑屋|手机版|红杏论坛

GMT+8, 2019-4-25 16:15

红杏论坛 永久地址:HXBBS.CC

致力于打造华语第一成人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