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9|回复: 0

[武侠玄幻] (3),恶魔少年·岸村知美篇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炽天使

Rank: 4

积分
137395
发表于 2019-3-10 13: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妈妈,我回来了。」州和在玄关一边脱鞋,一边大喊。
  「州和,你回来了?肚饿吗?让我煮些东西给你吃。」知美对州和说,即使
  昨晚受到这样的对待,作为母亲的她,对州和还是那样体贴,的确是一个伟大的
  妈妈。
  
  也许知美是想强装作没事人一样,用往日的慈母态度,希望能将已经一蹋胡
  涂的生活带回正轨吧?可惜,她的儿子绝不会配合她的。
  
  「妈,你应该叫我州和主人,还有,以後没有我的准许,在家不可以穿内衣
  裤!」州和的魔性,愈来愈发挥出来了,对母亲的慈爱和关怀,完全不理会,反
  而开始了他的调教。
  
  他用冷硬的目光,去迎接知美。
  
  「嗯┅┅我,我知道了。」知美面色变了一变,双眉轻皱,用哀怨的眼神看
  了儿子一眼,便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
  
  「站住!不用进去换衣服了,就在客厅这里除掉就行了。还有,你买齐了清
  单上的东西没有?」州和渴望看到知美羞耻的表情,希望尽情的凌辱她,让高贵
  的美妇,自己亲生妈妈,被调教成性奴隶。
  
  「什┅┅什麽?在客厅?┅┅我知道了。清单上的东西┅┅买┅┅买齐了,
  都放在你的房里。」知美听到要在儿子面前脱衣服,吓了一跳,被州和一问,想
  起今天去情趣用品店买那一大袋性虐道具,幸好店内的售货员是一个老太婆,不
  过,想到自己带着一袋那些东西回家,一路上胆战心惊,实在羞耻得要死。一想
  起这件事,知美不禁双颊飞红,好像抹上胭脂似的,说不出的美艳动人。
  
  「买齐了?你先脱衣服,只准穿上一件围裙,什麽都不可以穿。你换好了後
  我就上去检查,看看你有没有买漏了。」州和当然不会放过知美脱衣服的养眼镜
  头,让知美感到羞耻,令这做儿子的有种莫可明状的叛逆快感。
  
  「我┅┅明白了。」知美也心知肚明,州和是不会放过这个观赏的机会的,
  求饶也是无用,手脚放慢也不行,因为反而一定会招致更大的惩罚吧?知美想到
  这一点,也就认命了┅┅
  
  就在儿子面前,美丽的贵妇,优雅地慢慢脱掉所有蔽体的衣物,那轻柔而神
  圣的动作,宛若献祭的圣女,被奉献给邪灵作祭品一般。
  
  州和看得出神,昨天虽然充分玩弄过眼前的肉体,不过,只是捆绑凌辱,和
  眼前那自愿的脱衣不同,好像观看脱衣舞似的,另有一番刺激之处。
  
  很快,洁白的身体,就曝露在空气和儿子的眼光之中,知美脸蛋绯红,强忍
  着耻辱,在儿子面前穿起了围裙。
  
  感觉到州和锐利的视线,知美觉得身体有点痒痒的,浑身不自在。
  
  「你先煮点吃的吧。」州和说完就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了。
  
  知美看到州和走开,才舒了一口气,感到轻松一点。
  
  州和走进自己房间,发觉就在书桌上,放了一大袋物品,州和将它们全倒在
  床上,「哗啦」一声,所有性虐道具都倒了出来。州和大致上的检查了一遍,看
  到没有买漏了,顺手拿了一条红色的绳子,就走回客厅。
  
  想到今晚就能尽情利用这些道具,州和就掩不住兴奋的心情。
  
  州和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看着裸体穿围裙的知美在厨房煮东西。
  
  州和暗中准备好摄录机,趁知美在厨房忙着的时候,放在隐蔽的角落,较好
  了角度,录下知美一会儿淫荡的样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知美的荡态一定会
  更有看头的,事後让她知道被拍摄了,那羞愧的样子一定很有趣。
  
  「妈妈,煮快一点嘛┅┅慢手慢脚的。」州和故意的催促知美,让她知道儿
  子正看着她的裸背。
  
  知美觉得好害羞,这样裸体来做平日的事,又让亲生儿子看过一清二楚,就
  好像一个不许穿衣服的下贱奴隶一般,和强奸相比,别有一种羞辱。
  
  「真是好身材啊!妈妈,你的臀部完全没有下垂,丰满的乳房大得从围裙两
  侧露出来了。太美了┅┅」州和大声地评论知美的身体,感觉到儿子的视线,令
  知美好羞耻,背部很不自然,像被虫子爬来爬去似的。
  
  不过,这种暴露的兴奋,令知美身体不自禁的发热起来,下身好像要流出什
  麽东西了,知美吓得慌忙将双腿拼拢,不敢让州和看到。
  
  「啊?怎麽在扭动屁股了?让儿子看着裸体穿围裙做家务,感到兴奋吗?」
  目光锐利的州和,嘲弄着知美。
  
  「不┅┅没有,我没有┅┅」知美悄悄的抹去面上泪水,几经辛苦,终於将
  下午茶点煮好了。
  
  「妈妈,去雪柜拿点啤酒来吧┅┅」
  
  「是┅┅」知美去到雪柜处,打开雪柜,俯身拿放在下层的啤酒。
  
  「嘿嘿嘿┅┅好美的景色啊,妈妈,你的屁股真是太圆了,又白又大,连阴
  户和肛门也看到了┅┅真是太漂亮了┅┅」州和故意大声告诉知美,让她感到羞
  耻。
  
  知美浑身僵硬,想不到州和是故意叫她去拿东西,好让知美春光乍泄的。
  
  想到自己的下身被儿子尽收眼底,知美不禁浑身发烫,连忙拿出啤酒,转个
  身来,虽然前方的围裙遮不了什麽,总比赤裸的後半身好。
  
  知美侧着身子,遮遮掩掩的将食物放在桌子上,努力地遮掩那迷人的身段。
  
  州和看到知美扭扭捏捏的模样,知道她已经感到很羞耻了,州和恶魔似的心
  灵,想令这位贞洁的熟女感到更耻辱。
  
  「来,妈妈,让我喂你吃吧,坐在我腿上。」
  
  「我┅┅」
  
  「你想反抗我吗?妈妈┅┅」
  
  「┅┅」知美心里已经有觉悟,知道这是逃不掉的了。
  
  州和拉着知美,要她张开修长的美腿,面对面的跨坐在州和大腿上,知美的
  下体,没有任何遮蔽物,只有那短少的围裙,不可能遮掩到什麽。
  
  「呀┅┅」知美惊叫一声。
  
  虽说是隔着州和的裤子,但知美完全能够感受到州和下身已经勃起,那灼热
  的阳具,从下往上的顶着知美的下身,她可以感到肉棒的坚硬和热度。
  
  「妈妈,张开口吧。」州和用叉子叉起食物,喂给知美。
  
  在淫秽的气氛下,知美和州和终於吃清了所有的食物。而那瓶啤酒,州和自
  己完全不喝,反而半强逼的要知美全喝光了。
  
  很少喝酒的知美,酒量当然不会太好,喝了整整一瓶啤酒,脸色绯红,两抹
  红晕映衬着雪白的肌肤,那醉美人的姿态,美艳得令人心醉神迷。
  
  当然,在吃东西的时候,州和也有玩弄知美的好身材,围裙根本就掩不住那
  雪白的硕大乳房,州和一手喂送食物,一手抚弄乳房,知美实在感到异常难堪。
  
  一方面是因为被儿子羞辱,而另一方面,下身感到肉棒的挑逗,乳房又被搓
  揉,知美的身体,开始有性感了。下身湿漉漉地,违反知美的理性,流出不应该
  流的蜜汁。
  
  「好了,已经吃饱了吧?现在轮到你了,妈妈,吃饭後甜品,让我也爽一下
  吧。」
  
  州和放下知美,除掉自己的裤子,巨大的肉棒,好像冒着热气似的从裤裆里
  弹出来。看到这气势惊人的肉棒,知美不禁面色煞白。
  
  州和要知美跪在地上,州和坐在椅子,捧着知美的头,要她口交。
  
  知美闻到州和肉棒的腥臭味,不禁有点反胃,说什麽也不愿意将那胀成紫红
  色的东西放入口中,知美想挣脱州和的手,但却被州和拉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
  拉回来。
  
  「忘了自己的身份吗?要不要我播放那段性奴宣言给你听?你不是哭着说什
  麽都会依从我的吗?妈妈,不愿服侍我的话,是不是想被其他人强奸你啊?」州
  和嘴里说着冷酷的说话,眼中却洋溢着残忍的笑意,好像欺负一只柔顺的小动物
  般,小动物的可怜模样,更激起他的虐待欲。
  
  「不┅┅我,我知道了┅┅」知美可怜兮兮的说。
  
  知美闭上眼睛,忍着那令人作呕的气味,内心怀着对丈夫的歉意,战战兢兢
  的将儿子的阳具放入口中。
  
  「要用心一点舔啊,手也不要闲着。试试上下套弄┅┅啊,真舒服。不愧是
  妈妈,连为儿子口交的技术也那麽好┅┅」州和不断用言语羞辱知美。
  
  知美一手握着州和的肉棒,一手轻轻揉搓下边的精囊,嘴唇用力的吸吮着,
  而舌头就细腻的滑动,刺激着阳具。
  
  「呜┅┅啊┅┅」知美发出含糊的叫声。
  
  州和的阳具,有时顶得太入了,顶到喉咙的深处,令知美很不舒服,有呕吐
  的感觉。而口腔的内壁被肉棒摩擦,也让她感到有点灼痛,不过,知美不敢把州
  和的阳具吐出来。
  
  虽然感到口腔不舒服,可是,身体却有异样的感觉,或许知美经过这两天的
  磨练,被虐的素质已经渐渐显露出来了?口腔的敏感度也提升了,对口交竟然也
  有快感┅┅
  
  裸体穿着围裙的知美,跪在儿子面前,用心的口交着,这种超级淫秽的画面
  令州和非常兴奋,就在母亲巧妙的吸吮技术下套弄了一会,州和就感到高潮了。
  
  「啊┅┅啊┅┅要射了┅┅」州和在嘶声吼叫中,猛地把肉棒从知美口中拔
  出来,儿子热腾腾的精液,就像子弹般射在母亲雪白的脸庞上。
  
  「啊!」知美猝不及防,吓得惊呼一声。
  
  「真舒服┅┅」州和感叹着,知美被颜射的场面,也完全被隐藏的摄录机拍
  摄下来了。
  
  「妈妈,用舌头舔乾净我的阳具,还有,舔乾净自己面上的精液,用手抹进
  口中吧。」州和残酷地命令知美。
  
  「呜┅┅」知美闭上眼睛,屈辱地用心的舔着发射後的阳具,同时用手将面
  上的黏液扫入自己口中。
  
  这种下贱的行为,令知美面上红通通的,感到很羞赧,像一个人尽可夫的妓
  女似的。
  
  「将所有精液吞下去!如果敢吐出来就要你好看┅┅」州和看着知美,狞笑
  着说。
  
  「我知道了,州和┅┅」知美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州和,强忍着精液腥臭的气
  味,努力地咽下去。
  
  「叫我州和主人,又忘记了吗?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妈妈┅┅」
  
  「是,州和┅┅主人。」
  
  「很好,现在你转过身去,趴在桌子上。」
  
  「┅┅这┅┅」这麽羞耻的姿势,知美不敢在儿子面前摆出来。
  
  「想违抗命令吗?」州和森冷的目光,看着知美。
  
  「不,不是。」知美认命似的转过身,趴伏在桌子上,下半身面向州和。
  
  「张开腿。」
  
  「┅┅是。」知美双腿不自觉地发抖,不过还是慢慢地张开大腿了。
  
  「真是淫秽的画面啊!在儿子面前张开大腿的母亲┅┅你可算是世界上最淫
  荡的女人了┅┅嘿嘿嘿┅┅」明知道知美忍受着莫大的耻辱,才能做出这样的行
  为,可是州和仍然肆意的侮辱她,这种倒错的凌虐,令知美与州和两人都感到打
  破禁忌的兴奋。
  
  「呜┅┅」知美脸孔涨得通红,可是又不敢反驳。柳眉轻皱,说不出的楚楚
  可怜。
  
  州和将刚才偷偷从自己房间拿下来的,知美今天忍辱负重买回来的红绳,悄
  悄地拿出来,趁着知美背对住州和,突然将知美的双手反绑在背後。
  
  「啊!做什麽?」知美忽然间被缚住双手,丧失了自由,吓得惊呼了出来。
  
  「住口!被缚住又不是第一次了,嚷什麽?」州和斥喝知美。
  
  长长的红绳,在缚住了知美双手以後,还剩下一大截,於是,州和将绳索拉
  下去,缚着知美的膝弯和桌脚,知美修长光滑的双腿,分别被捆绑在桌子的两边
  桌脚处,令双脚不能合拢。
  
  「呜┅┅很痛┅┅求求你┅┅州,州和主人,轻手一点┅┅」知美泪流满面
  汪汪的,转头望向州和,那因为痛楚而向儿子哀求的眼神,出现在高贵的中年美
  女面上,简直令人发狂。
  
  由於红绳系着反缚的双手,绳子又被州和扯下去绑着双腿,知美感到肩胛骨
  被扯住,痛楚难当,上半身自然而然的挺起,离开了桌面,以舒缓肩膀的痛楚。
  
  可是,这个动作使背部背脊呈弓样状,令胸前伟大的乳房更是傲然耸立,微
  微颤动,就像果冻一般。
  
  「噢,妈妈,你那对漂亮的大乳房又向我招手了┅┅就这麽想被捆绑吗?好
  吧,反正绳子长得很,还馀下长长的一段,顺便让你那对乳房也满足一下吧!」
  州和留意到知美的胸脯颤了一颤,便戏谑了她的乳房一下。
  
  「不┅┅我,我没有┅┅」知美哀怜的哭诉着,不过,这种神情只会令虐待
  狂潜质尽现的州和更兴奋而已。
  
  州和当然不管知美的哭叫,狠狠地用绳子在知美胸前绕了两圈,像个打横的
  「8」字一般,将知美的胸脯紧紧勒住,两个乳房拼命突出,因为充血了,乳尖
  贲起,情景妖艳得令人目瞪口呆。
  
  「啊┅┅很辛苦┅┅」知美眉头紧皱,闭上双眸轻声哀叹。
  
  州和缚好了後,在知美耳边轻笑∶「是很兴奋才对吧?你根本是被虐狂嘛!
  妈妈,扮什麽贵妇啊?」说着,州和用手伸向知美下身,在小穴处抹了一抹。
  
  「看!你的小穴已经湿了,是舔儿子的肉棒令你这麽兴奋,还是被缚着就兴
  奋了?说什麽不要不要的,你的身体可不是这麽说啊!妈妈,这些黏液就是证据
  了┅┅」州和将手伸到知美眼前,手指一搓,手上的蜜汁就闪闪发亮。
  
  「啊┅┅不是的┅┅」知美拼命的摇头,不敢看州和的手,被捆绑得结结实
  实的身体,除了摇头之外,还可以做什麽呢?
  
  「你已经开始成为我的性奴隶了,身体已经有反应了,你就乖乖认命吧!」
  州和用手挑拨知美的下身,刺激知美的性欲。
  
  知美感到儿子的手在自己的肉洞口轻扫,手指更有意无意地刺激着洞口上方
  的小豆子,可怕的是,知美发觉自己开始感到快感,在这种打破伦常,为世所不
  容的情况之下,知美反而感到更兴奋。
  
  知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沦落了,为什麽明明理性上那麽讨厌这种禁断的
  强制相奸,可是身体还是不自控的兴奋起来了?下身不断的分泌出来的蜜汁,就
  是最残酷的证据,知美开始迷失了┅┅
  
  **********************************************************************
  终於,完成第三篇了┅┅
  
  多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捧场,晚生这次尽力写快一点,不过,因为年关逼近,
  下一篇又不知何年何月才可以完成了┅┅不过,晚生一定尽力,令每一篇之间不
  会超过三个月的,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12月上旬黑暗海虎敬上
红杏社区—致力于打造华语第一成人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小黑屋|手机版|红杏论坛

GMT+8, 2019-3-27 02:29

红杏论坛 永久地址:HXBBS.CC

致力于打造华语第一成人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