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174|回复: 0

[古典修真] 【仙窟降魔变之紫阙山庄】【第四章 亵玩】

[复制链接]

3431

主题

3431

帖子

3万

积分

二翼天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297
发表于 2017-10-5 17: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红杏论坛






            第四章 亵玩


  觥筹交错,酒已酣,人未醉。红杏首发




  许欣俯下头,张口将七娘一只左乳噙住,用力一吮,吸了满口,却只含住了一小半。七娘咬了嘴唇,鼻中哼了一声,头向上仰起,呼吸急促起来。许欣吮住乳头,想抬头把一只乳房拉起来,没想到口中湿滑,一只乳晕连同乳头从嘴里滑脱,那只乳头被吸吮、刺激的坚挺、胀大,弹跳了几下,带着晶亮的口水,在空气中傲然挺立。红杏首发



  七娘大呼了一口气,低头看着那男人又要下口,却无可奈何,只能地眼睁睁看着许欣又一口将她的右乳噙了,她甚至看见了年轻男人嘴唇上尚且柔软的短彘,那年轻红润的嘴唇,有力地吮吸着她那只娇嫩的珍宝,她看不见自己乳房的前部了。年轻男人的嘴唇紧贴在她的乳房上,还在使劲地吮吸着。她感到自己的乳头被热力包裹着,她仿佛看见自己的乳头和乳晕跟对方的舌头裹缠在一起,交融着、蠕动着、膨胀着。红杏首发

  “天!七娘,七娘,瞧你在做些什么?你怎么能让这只见过一面的男子对你做这样的事情?”她心中暗自叫着,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是千真万确的是,眼前的男人一边吮吸、亵玩着自己的乳峰,一边还顽皮地看着她潮红的粉面,观察着她的反应。

  沈七娘觉得似乎自己的心尖儿也被眼前的男子吮吸了,深深的羞耻和膨胀的快感交替冲击着她的神经,那是一种极度的折磨,同时又是一种至极的快感。她几乎要哭了。她听见有人在呻吟,如泣如诉。隐隐约约,又清晰可闻。仔细一听,惊讶地发现那呻吟声却是从自己口中发出。她突然羞惭万分,觉得自己好不要脸。

  许欣的嘴终于放开了七娘的乳房。湿润、温热而膨胀的乳头在初夏清凉的夜里感受到凉意而紧缩,晶莹的口水涂满乳峰,在烛光下颤动着发亮。刚刚被解放的乳房,又被许欣的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那双大手强壮有力,青筋暴突。可是那乳房太大,一只手竟然把握不住,被揉捏的不停变幻着形状。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微腥的淡淡乳香,清幽绵绵,渐渐散到四处。惹人情欲,令人顿觉冲动难抑。

  许欣向下开始亲吻七娘的肌肤,从胸腹,到身侧,再到下腹。七娘久不经人事,身体敏感,哪里禁得起年轻男人肆意的舔吮,只是一声声惊叫着躲闪、挣扎,却不得脱。最后只能抱了男人的头,强自忍受。

  许欣将堆在七娘下身的睡袍解了,七娘惊呼一声,伸手想去拦阻,许欣却迅速地几下把睡袍拉脱下去,瞬间,七娘的下身便一览无余。

  沈七娘爬起身,缩了身体,并紧了双腿,蜷起膝盖小腿,可怜兮兮地躲向床头。许欣急忙拉住了她一只柔嫩雪白的脚丫,七娘挣了一下,却不得脱,只能任凭许欣将其握在手中爱抚。许欣见手中这只小脚浑然天成,玲珑可爱,玉趾晶莹,足跟足腕弧度柔美,触手软滑细腻,忍不住亲了一口。没想到七娘却哀叫了一声。原来脚丫却是七娘的禁地,特别禁不得痒。

  许欣顺着七娘的脚腕抚上她光洁的小腿、浑圆的膝头。然后继续向上,抱住了她肥满细腻的大腿。许欣把脸埋在七娘的双腿内侧中间。七娘的大腿内侧顿感搔痒难耐,紧忙蹬了几下脚,始终难逃许欣一张肆意侵犯的嘴巴。七娘只得喘着重重的粗气,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夹紧了大腿,守护着自己最后一道防线。

  许欣伸出一条健壮的胳膊,抱住了七娘的柔软腰肢。另一只手从地下轻抚七娘丰润柔美的肥臀。湿润的舌头和嘴唇在七娘的大腿上游走、舔舐,一下下用力吮吻。七娘身体随着许欣的动作回应般不由自主地挺动、颤抖。双腿想要向上蜷起,被许欣上身压住。

  许欣抬眼望去,见眼前咫尺之处,七娘的小腹也一抽一抽。小腹下面一个微微的凸起,上面稀疏的茸毛,映衬的下面的肌肤晶莹,却是七娘雪白的阴阜。忍不住凑过去轻轻一吻。七娘又是一声哀叫,将一颗螓首乱摆。红杏首发

  许欣见那沈七娘已是强弩之末,挺坐而起,将七娘一具柔软娇躯搂入怀中。一手揽着柔腰,另一手向那肥白白、柔嫩嫩、努力往一起并拢的大腿缝隙中摸去。

  七娘伸手一把抓住许欣的大手,哀求道:“你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不可再如此欺负与我。”

  许欣将嘴贴近七娘鬓边,呼出的灼热气息直冲七娘颈上和腮边。七娘强自咬牙,保持脑中一点清明。许欣道:“小生与七娘必是前世既有情缘深种,今生乃得相见。不然我那只手却怎么不听我的话,自己直要跟七娘身上爬?”

  七娘哭笑不得道:“一派胡言,尽皆推诿托词,你这坏心思谁人看不出?”

  许欣道:“七娘知道就好,既如此,发个善心,可怜小生则个。”将头伏下,一张俊脸在七娘雪粉玉堆般丰美的胸前摩挲,胡乱亲去。七娘俯仰不是,左右为难,口中叫道:“不行不行,却被你害死了……”紧一口慢一口连连吸着冷气。

  许欣见七娘自顾不暇,暗中将手滑进七娘大腿间。本想会遇到阻碍,谁知一只手刚刚摸进七娘两条大腿内侧,忽觉入手湿润、滑腻,只稍一用力,便整只手滑了进去,粘得一手掌粘滑的液体。

  原来,那七娘身子被许欣挑逗得情欲萌动。虽然强自支撑,身体里原始的欲望被挑动的勃勃欲起。自从被许欣触碰了身体,春情涌动之下,下体便已开始泌出丝丝蜜汁。待被许欣剥了衣服,与那许欣男性火热肌肤搂抱一处,下面便已抑制不住汩汩而出。此时被诸般把玩,爱液已经满溢腿间,只是尚不自知。

  许欣一朝得手,将两个手指向上轻探,只摸到一片片嫩肉,交叠紧凑。用手轻轻拨弄捏玩,只觉又细又薄,嫩滑无比。

  七娘最羞人处被许欣手指侵入,羞恼难当,伸出玉臂,将兰花般柔指推了许欣的胸膛,勉强撑开一点距离,望着许欣的脸,气苦道:“你这坏人,快把手拿开。那里岂是你可以摸得的?”

  许欣道:“我知七娘也爱我,不然我怎会不请自来?”

  七娘道:“谁人请你来的?”红杏首发

  许欣只把一只手抽出,举到七娘眼前。道:“这物不是七娘的?”

  七娘早经过人事,只一看,那手上淋漓湿滑,便明白那不是自己的下面流出的东西又是什么?

  七娘见许欣竟然将自己流出的东西刮出来示人,已是满脸羞愧难当。又辩白不得,又挣扎不开。明明是他欺负自己,怎说是自己的意思?又一想,自己何尝不是强自苦撑,眼见得快要丢盔卸甲,被他弄得如此狼狈。不觉得一阵委屈。气急之下,执拗地将头扭向许欣的肩膀一侧,将粉拳捣了许欣胸口几下。那许欣也不在意,只将手再伸进七娘下面摸索。

  沈七娘天生本是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性子,对男女欢情是极爱了的。虽为人妇,一颗小女儿的好奇、寻求刺激的心却一直藏在端庄的外表之下。此刻自己光溜溜地被许欣搂抱,那许欣口手并用,上上下下专拣敏感处而去,不觉间,浑身酥麻,头也浑浑然,身上力气一点也使不出来。

  七娘扭了头,只能看见年轻男人半边健壮身躯,一侧俊逸脸庞。自己坐在这人腿上,承受这那只手粘了自己的蜜液,在自己腿间肆意挑拨。咬唇苦忍了片刻,终于嘤咛出声,头一偏,靠在年轻男人的肩头。

  想自己方才还在聚义厅里正襟危坐,衣饰楚楚,端庄高雅。而今却赤裸裸和这个刚相识的男人肌肤相亲,交缠一处。更有甚者,那年轻男人的手在自己两条大腿间玩弄着自己。就是自己的丈夫萧烈也未曾这样弄过她。七娘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自己被男人如此玩弄,忽然觉得在许欣的大手操弄之下,自己的两条白嫩嫩的玉腿颤颤巍巍,却是格外地肥美动人。

  恍惚间,她仿佛同时看到了一个服饰严整,端然而坐,贤淑贞洁自己。还有另一个赤身裸体,被男人抚弄着扭动呻吟的自己。这两个究竟哪个才是真的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个外表贞洁、骨子里淫荡的妇人吗?“老天知我,并非天生荡妇,我也曾心存操守,坚守贞洁。只是,哪个女人身处这种境地还能够守得住呢?”七娘在心里哀叹道。

  许欣的手指在两片嫩肉中轻划了几下,便向上滑去,摸到了一颗肉肉的突起,经他手指一揉,竟然活泼颤动,挺硬胀大起来。他一支滑溜溜、蘸满淫液的手指按在那颗肉苞之上,轻轻揉了几下,又拨弄几下。再慢慢地揉,忽然又快速地拨弄摩擦。

  七娘急皱了眉,又强忍了一刻,吸了几口气。终于挨受不住,竟张口轻咬在了许欣的肩上。许欣并未觉得吃痛,七娘的柔唇贴在他火热、肌肉绷紧的肩膀上,让人感觉格外柔软舒适。他的手不停,加快了揉拨。七娘苦苦挨了一会儿,忽然一股热流从小腹升起,顺着丹田爬上了脊背,如电流般通过脊柱直冲脑际。

  七娘如遭雷击,张了小口,合拢不上。一双粉臂竟抱紧了许欣,身子抽了几抽。许欣忽然感到从七娘下体又喷涌出一股温热滑腻的液体来,喷得他满手。他没想到七娘身体如此敏感,只是稍稍玩弄了几下竟然就泄了身。

  许欣知趣地抱紧了七娘,用自己的身躯紧紧贴压着七娘余韵未平的玉体,再也不敢动,任由七娘在自己怀中抽搐颤抖。好一会儿,七娘才平复下来,身子已然发软,靠在许欣身上,浑身骨头仿佛被抽走了一般,满面潮红,俏眼朦胧,娇弱无力,楚楚可怜。红杏首发

  【未完待续】

  字节6996
                           红杏小月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红杏社区—致力于打造华语第一成人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小黑屋|手机版|红杏论坛

GMT+8, 2018-12-10 21:22

红杏论坛 致力于打造华语第一成人论坛

Email:hongxingluntan#gmail.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