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灯草社区|1280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0|回复: 0

第二章_大开眼界

[复制链接]

775

主题

775

帖子

2343

积分

版主

积分
2343
发表于 2022-10-18 18: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配合口腔的吞吐与臀部的抬托,慢慢的开始稳定的进出律动。我眼前是学长平坦坚硬的小腹,鼻梁缓慢的、小心翼翼的冲撞学长的阴毛丛,舌头嘴唇也没闲着,不停的吸吮他的马眼、拂舐他的龟头冠。学长裸露的结实大腿规律的撞击我仅着薄背心的胸腹,而我激动的阴茎也往学长的小腿摩擦。

我闭起眼睛,慢慢享受口中的坚实饱满,一面似乎感受到学长的马眼逐渐有硷腥液体渗出。这让我不禁更加快速度与幅度,更贪婪的吸吮学长源源不绝的黏液。

衬着窗外雨声,正当享受之际,乍地忽然感到学长身体一振,紧接着似乎听到学长闷哼一声┅┅!

这一惊非同小可,甜蜜的幻梦一下打碎,被可能紧接而来的难堪、指责所带来的恐惧一扫而光。我马上把学长在我口中逐渐狂野不驯的阴茎抽出,整个人弹回梯子上。

只见学长睡眼惺忪,好像要醒来的样子。我这时下去也来不及了,紧接的念头是伸手去摇学长的小腿∶「学长┅┅起来罗┅┅都要五十分啦!」看来我实在够贼。

只见学长慢慢睁开眼睛,摇头晃脑,喃喃回道∶「喔┅┅知道啦┅┅我起来啦。」随后似乎很吃力的撑起身子要坐起来┅┅

「谢谢你啦┅┅」一阵沉默,学长似乎发现他的下半身正张牙舞爪。

我脸红到耳根,不敢直视学长,不知道该怎么道歉。忽然学长冒出了一句∶「真是不好意思┅┅」他憨憨的脸吃吃笑道,脸也同样红到耳根∶「想不到刚刚作春梦那根也会跟着翘起来┅┅还偏偏被你看到┅┅」

我松了一口大气∶「不会啦,学长。」跟着陪笑∶「这是自然现象啦,正好证明学长你很健康啦┅┅」

「当然健康啦┅┅」学长尴尬的跟着搞笑∶「而且还不小喔┅┅」

这个玩笑话又搔得我心痒痒,然而学长好像也没有意思要遮掩。

接着又是一片沉默。

「ㄟ┅┅学弟┅┅你不要一直看啦,要比大小,改天再来比。」学长打破僵局∶「你让我再睡一下啦,我大概八点再起来,反正迟到就说下雨吧┅┅」

「喔。」心里大石头落了地,然而不免也觉得大鱼脱了网,只好乖乖回位子继续漫游。

虽然回到位置上,嘴里残留的滋味却是这么清晰,搞得我心痒难耐。正在辗转反侧之,似乎听到上方传来规律的撞击声┅┅学长忍不住自己打了起来!

这撞击声更让我心痒了,想到学长全身紧绷打枪的样子(那个刚刚在我嘴里如此诱人的枪),我怎么可能平静下来。我像小偷似的不敢发出声响,踱到各种位置向上瞄,想找个最好的视野观赏这个「动物奇观」。不过床实在是太高了,让我始终只能闻声,不能见影,心里是又激动又焦急。

就在心痒、 痒难止之际,转眼八点已到。我终於忍不住了,匆忙的爬上学长床边的梯子,一边轻喊∶「学长┅┅已经八点罗┅┅」

一爬上去,映入眼帘的是全身肌肉紧绷通红的学长,半坐起身子,狂野激烈的抽送着阳具。此时全身汗湿、散发雄性气味的学长,与刚刚在我掌下口中任我宰割的身体,风味大大不同。

学长一见我上来吓了一跳,然而一时也停不下来,反而紧绷强忍的意志一时被打乱,一失神,涨红到极限的阳具竟然就上下起伏的射了出来!

对我而言,妄想已久的场景竟那么突然的就展现在我眼前。第一道∶措手不及,白浊的液体激射到学长汗湿的胸口上。第二道∶学长一慌,想坐起身来找什么东西遮盖,想不到这一移动身体,角度一变,却反而朝我这边射来,强劲的态势与大量的黏液几乎射到我脸上(可惜没射到)。第三、四道∶再度四处乱喷,弄得学长腹部、腿上到处都是。之后学长勉强用手把老二罩住,依稀可见学长老二仍然勃动,白浊液体从学长指间流出。

我可以感受到双方剧烈的心跳声。望着学长性感的胸膛上缓缓地流下来的精液,两人一时错愕无言,脸红心跳,不知该想什么。

「呃┅┅学长,我帮你拿卫生纸。」我首先打破这个尴尬,下去把整包卫生纸丢上来。

听到学长在上边尴尬说道∶「今天真是太不好意思┅┅一下什么都被你看光了┅┅」

一会儿学长咚咚的从床上爬下来,索性连浴巾都不围了,全身光溜溜的大方地给我观赏。将手上成团的卫生纸丢到垃圾桶,剩下的整包搁在我桌上(此时我再度正面瞧见他仍然稍微充血、垂挂胯间的可爱阳物),打开衣柜找衣服穿,仍然满脸通红,我也低头不敢说什么话。

「我去家教罗!」学长穿好衣服便转身离开。

学长虽然出去了,满室仍然充满精液的味道,满脑都是刚刚学长激射而出的一刹那。天啊┅┅怎么可能不快点掏出来打!

我剥下自己的短裤,往学长位置看去,正欲幻想之际,赫然瞥到躺在学长垃圾桶里成团的卫生纸。

色心蜂起,我捡起卫生纸,摊开,浓烈的气味扑鼻而来。浊白微见乳黄的黏液仍带微热,还夹带几根微曲的阴毛。凑到鼻边,好强烈诱人的气味--此时我另一只手已经忍不住打起枪来。

我把量最多的那一张卫生纸覆住我自己的阴茎,上下搓动,以学长的精液润滑。马上我的茎干上布满白色的滑液。量比较不那么多的我则凑到鼻间闻嗅,甚至以舌头舔舐,口中充满硷腥,回想的刚刚的场景,当作自己与学长融为一体。

正当我逐渐走向高潮之际,忽然又是开门声。我暗骂一声「靠!」马上把卫生纸往桌底一丢,然而已经来不及套上裤子,只好以手罩住我蓬勃舞动的阴茎。

只见学长匆忙推门进来,鞋子也不脱地匆忙跑到桌边,一把抓起桌上的机车钥匙,又匆忙赶着出去时,刹那看见我的窘态。

学长咧嘴露出白牙,朝我邪笑道∶「呵┅┅学弟你也忍不住啦┅┅」又转身匆匆离开。

然而,我发现我的指间已汨汨流出滚烫的白液┅┅

(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灯草社区

GMT+8, 2022-12-6 22:27

灯草社区 “春色”是关锁不住的,“红杏”必然要“出墙来”宣告春天的来临。

同样,一切新生的美好的事物也是封锁不住、禁锢不了的,它必能冲破任何束缚,蓬勃发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